【有恒·第137译】“国际经纪人”在“冻结冲突”中的作用:以德涅斯特河左岸为例

日期:2022-06-28 作者: 点击:[

 

张琳 编译

文献来源:Magdalena Dembinska and Frederic Merand,“The Role of International Brokers in Frozen Conflicts: The Case of Transnistria”,Asia Europe Journal, Vol.17, No.1, 2019, pp.15-30.

一、引言

自1992年停火以来,德涅斯特河左岸(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简称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德左)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事实上的国家,摩尔多瓦和与其分离的德左地区之间的冲突状态在过去十年中逐渐减弱。德左国内政治进程表明,它正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游走,这与人们普遍认为它是渴望加入俄罗斯联邦的傀儡的说法相反。尽管依赖于俄罗斯的经济补贴和安全保障,并且在2006年遭受欧洲的经济封锁,但德涅斯特河左岸与西方的关系并未因此疏远。相反,德左与西方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其中超过60%的德涅斯特河左岸出口流向欧洲市场。换言之,德左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采取了一种平衡战略。这引起了学者们对这种“双重结盟”(dual alignment)战略的关注,即德左为何追求这样的战略?它如何能够在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地缘政治环境中维持这种战略?

既有研究主要从宏观角度来回答这一问题。现实主义学者认为,根据地缘政治环境的发展,德涅斯特河左岸在追随战略(与俄罗斯结盟)和制衡战略(接受欧洲的支持)之间来回游走。建构主义学者则强调了德左在经济和战略利益与文化归属感之间所面临的两难困境。上述研究为双重结盟战略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解释,但它们都强调国际环境在战略和冲突中的决定性作用,很少注意到德涅斯特河左岸的精英在维持双重结盟战略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及对冲突动态产生实际影响的可能性。鉴于此,本文重点关注那些致力于经济和政治斗争以控制德涅斯特河左岸战略的国际经纪人(international brokers)。“国际经纪人”的概念来自法国学者德泽雷(Yves Dezalay)和盖斯(Bryant Garth),指的是连接国际和国内领域的双重代理人,即同时利用国内切入点来支持其国际战略,并动员这些国际网络来巩固其国内地位的精英。虽然这个概念原本用于描述拉丁美洲法律和知识精英的战略,但这里用它来描述商业精英的立场和战略,他们将国际资本和国内权力地位结合在一起。在德涅斯特河左岸的案例中,一个典型的国际经纪人是一个有政治“触角”的商人,他与莫斯科或欧洲或两者都有联系,以此作为获取外部资源的一种方式。

本文认为,国际经纪人的作用既解释了德涅斯特河左岸双重结盟战略是如何持续的,也解释了为什么它会推动冻结的冲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失。这些国际经纪人跨越正规和非正规边界、同时接触俄罗斯和西方以追求经济利益以及在较小程度上追求政治利益的战略,导致实际情况比宏观国际关系解读所显示的更为稳定。为了探讨这个论点,本文首先重新回顾了关于冻结冲突的文献并指出,为了生存,这样的国家所需的生存资源很少能由其资助国提供,这也就是本文强调“多重不对称依赖”(multiple asymmetric dependence)的原因。其次,本文讨论了关于俄罗斯—欧洲关系的宏观国际关系文献,这些文献对德涅斯特河左岸的平衡行为提供了准确但不完整的解释,因为它缺乏对这种双重结盟战略在实践中如何维持的解释。再次,本文提出了核心论点,即国际经纪人体现了“事实上的国家(de facto state)”对俄罗斯和欧洲的双重依赖,构成了双重结盟战略的关键代理人。最后,本文论述了这一分析对冲突动态的影响。

二、“冻结冲突”和“事实上的国家”之生存

大量关于冻结冲突的国际关系文献解释了“没有和平也没有战争”的僵局以及随之而来的“事实上的国家”的诞生。到目前为止,对世界范围内的冻结冲突主要是通过地缘政治和其他类型的宏观国际关系视角来研究的。这些研究大多涉及地缘政治动态和双边谈判,或第三方调解人和国际机构在试图解决这些争端方面的作用。此外,研究还致力于讨论可能的解决方案和解冻冲突的途径。最近,许多关于“事实上的国家”的文献也对国家和国家建设的内部动态和过程感兴趣。在对“事实上的国家”的研究中有一个广泛的共识,那就是如果没有外部的支持,这些国家就无法生存。因此,平衡行为被解释为生存策略的结果,即国家和国家建设者必须寻找和依赖外部资源。

一个“事实上的国家”是指,一个有组织的政治领导人或领导集团,通过一定程度的本土能力上台执政,得到民众的支持并有能力向特定领土地区的特定民众提供政府服务,通过这种服务,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该地区保持有效的控制,但这种控制在国际社会看来是不合法的。起初,“事实上的国家”被认为是犯罪区和“黑洞”。后来,有关国家和民族形成过程的研究指出,国家和民族的形成对于“事实国家”的生存是必不可少的。有学者观察到,在未被承认的国家中,领导人所采取的合法化策略出现了一个变化,即之前他们会要求自决权,但现在则更多地声称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作为民主国家的生存能力,声称他们赢得了主权,能够为独立、国家、政权和官僚机构争取到民众的支持。

为了获得民众对其分离主义事业的支持,“事实上的国家”开始了一个双重政治项目。首先,分离主义事业需要不断宣扬中央政权所代表的威胁。其次,为了生存,“事实上的国家”必须着手国家建构,尤其是需要建立有效的政治机构来为民众提供安全和经济服务。与它们存在的头十年的负面评价相反,越来越多的分析人员观察到“事实上的国家”出现了更为积极的发展,并开始在中、微观层面探讨这些政治进程的动态。这些研究表明,国内政治事实的变化和体制化进程使其重新融入中央国家变得不可能,特别是当已建立的政治制度能够提供稳定和安全,并得到一定程度的民众支持时。而这种稳定和安全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外部的支持。研究指出,外部保护国的存在是一个事实上的国家出现和生存的必要条件。除了安全依赖之外,事实上的国家还依赖于保护国的资源,以为其民众提供繁荣和重建战后基础设施。尽管保护国已经努力为事实上的国家提供可行的经济基础设施,但后者仍然面临经济困难,往往依赖外部支持来谋求发展和生存。

然而,在某些情况下,保护国对“事实上的国家”之生存能力的影响是有限的或不稳定的。这导致“事实上的国家”进行替代战略的制定,例如与各自的中央国家或其他邻国缔结有限的贸易协定,阿布哈兹与土耳其的贸易关系就是一个例子。在这种情况下,“事实上的国家”被嵌入到多种依赖关系中,其中一个往往占据主导地位。这就是上文所说的多重不对称依赖。这个术语意味着“事实上的国家”和保护国之间的关系远远不是单线性的。大多数“事实上的国家”都参与了一场政治游戏,其中包括公开批评、抵抗策略、反对以及解放的尝试。尽管大多数“事实上的国家”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保护国的外交以及经济支持,他们不仅应该被看作是政治委托人,而且应该被看作是自治的政治实体。为了提供公共产品以使分离主义事业及其自身权威合法化,地方政治企业家需要向外部行为者寻求支持。正如下文将要论述的,这种描述非常符合德涅斯特河左岸的情况。

三、俄罗斯和西方在德左上的关系

在欧洲和欧亚一体化项目相互竞争的背景下,特别是自乌克兰发生冲突以来,许多学者和媒体都开始关注德涅斯特河左岸的案例。他们对德左在两个势力范围之间的平衡行为提出了一些可能的解释。这些解释把德涅斯特河左岸的冲突说成是宏观国际关系过度决定的,因此,在形成“事实上的国家”战略和冲突的动态方面,国内因素几乎没有什么自主权。

现有文献主要关注俄罗斯和西方在解决基希讷乌(Chisinau)与蒂拉斯波尔(Tiraspol)冲突中的作用,解释了由于西方和东方的力量同时作用而导致的现状。例如,拜尔(Beyer)和沃尔夫(Wolff)认为,大国竞争的加剧导致冲突解决的前景暗淡。事实上,自2004年欧盟扩大、以及欧盟2003年努力解决德涅斯特河沿岸的冻结冲突以来,俄罗斯已经将欧盟视为其在邻国影响力的竞争对手,而摩尔多瓦则是关键战场之一。在地缘政治竞争背景下,德涅斯特河沿岸成了一个被遗忘的受害者。肯尼迪(Kennedy)运用现实主义的“软制衡”(soft balancing)概念,分析了欧盟和北约旨在通过引诱各方从而降低俄罗斯影响力来影响冲突的战略,并指出西方机构寻求解决德左冲突的这一方案是对欧洲化的吸引力因素高度乐观评估的产物。鉴于俄罗斯同时加大了政治和经济投资,以发挥在德左的影响力,这种软制衡对解决冲突和改变德涅斯特河左岸精英的偏好几乎没有什么作用。根据杰维亚特科夫(Devyatkov),有两种分析方法来描述俄罗斯和后苏联空间事实国家之间的关系:第一种假设是,它们只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傀儡”,它们自身的作用通常可以被忽略;第二种观点认为,事实上的国家确实有自己的利益,但这些利益完全基于走私活动,通过制造不安全来敲诈国际社会,但这些国家应该被视为相当独立的主体。伊斯托明(Istomin)和博尔戈瓦(Bolgova)采用了新现实主义的制衡和追随方法,展示了外部环境的变化如何决定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的行为,并指出,为了独立,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需要不断调整其外部战略,并与多个行为体互动。因为没有一个单一行为体能够提供足够的支持,以应对(被认为的)主要威胁,即摩尔多瓦、德涅斯特河左岸与若干伙伴建立的复杂的政治安排。

总之,上述文献通过宏观的视角来看待德涅斯特河左岸,特别关注俄罗斯与西方的竞争以及德涅斯特河左岸应对这种竞争的策略。尽管它令人信服地解释了,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德左为什么必须采取平衡行动,但很少提及“事实上的国家”所处的复杂的依赖网络以及经济关系。此外,宏观解释忽视了在实践中采取平衡行为的国内行为体及其利益。因此可以说,宏观视角的解释是不完整的。为了理解为什么德左追求双重结盟,下文采取从内向外看而非从外向内看的视角,研究了德左对俄罗斯和欧盟日益增长的不对称依赖,这有助于更仔细地分析国内行为者在维持德涅斯特河左岸冲突的双重结盟和缩小冲突方面发挥的作用。

四、对俄罗斯和欧洲的多重不对称依赖

德左在安全、军事和社会经济等方面对俄罗斯的依赖是众所周知的。虽然近年来在德左的俄罗斯军队数量有所减少,但他们的持续存在构成了该地区的安全保障。除了军事安全保障,俄罗斯还保证了德左的经济生存。在2003年《科扎克备忘录》(亦称《联合国家建构基本原则备忘录》,提出了德左冲突的解决方案)签署失败后,俄罗斯增加了对德左的政治和经济支持。2006年3月摩尔多瓦和乌克兰签署海关协定后,俄罗斯的援助成为德涅斯特河左岸预算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收入来源。据统计,德涅斯特河左岸GDP的一半依赖于工业产品的出口,除了出口,其主要收入来自外籍工人的现金汇款(其中66%-86%由在俄罗斯工作的德左居民汇款)和俄罗斯以天然气和人道主义援助形式提供的财政援助。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补贴和养老金,德左将面临陷入崩溃的风险。

总体而言,2014年,来自俄罗斯的直接和间接资金约为8.5亿美元,占德左GDP的93%。除了对俄罗斯的安全和经济依赖之外,还有真正的社会和文化联系、经济和政治联系,这些联系支撑着俄罗斯对德左的影响力。在这种情况下,德左定期呼吁与其保护国进行融合。2006年的公投显示,绝大多数德涅斯特河左岸人已经准备好加入俄罗斯。尽管莫斯科强烈抗议德涅斯特河左岸和乌克兰的边境管制以及由此导致的对该地区的经济封锁,但它几乎没有表现出承认或兼并德左的意愿。相反,它呼吁在摩尔多瓦境内给予该地区“特殊地位”,并减少对分离主义政权的财政支持。随着时间的推移,更仔细地观察俄罗斯对摩尔多瓦的政策,会发现俄罗斯对德左本身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俄罗斯真正的目标是对整个摩尔多瓦施加影响。换言之,俄罗斯不关心德左本身,它对这个分离主义共和国的支持,只不过是实现其在摩尔多瓦保持影响力的总体目标的众多工具之一。

毫无疑问,德左严重依赖其保护国,渴望融入欧亚经济联盟和俄罗斯,但它同时又与欧洲联系在一起,并依赖欧洲市场以谋求生存。2008年,德左对欧盟的出口增长了60%,并在接下来的几年持续增长,2014年,超过70%的德涅斯特河左岸出口到摩尔多瓦和欧盟。与之相对应的,2015年,德涅斯特河左岸与俄罗斯的贸易下降了一半。这些数据表明,尽管德左国家建设的努力确实转向了俄罗斯,但也越来越多地与欧洲一体化的竞争项目联系在一起。考虑到来自俄罗斯的安全保障和经济补贴,德左对俄罗斯和西方的依赖是不对称的。尽管如此,德左的经济和政治企业家必须适应西方比以前更重要的外部环境。

五、作为双重代理人的商人

德左的商人,作为双重代理人,构成了他们国家双重结盟战略的国内社会基础。他们自愿或不自愿地充当非正式的国际经纪人,利用他们的政治关系支持双重结盟,同时利用他们的西方和东方商业关系巩固他们在德左的权力。他们的政治目标是相似的:利用国际关系再生产他们的国内地位。他们的权力来自于他们在不对称依赖外部资源的情况下提供公共物品的能力,他们游走于国内、莫斯科和基希讷乌或布鲁塞尔。最终,他们得以将地缘政治约束转化成国内实践,这些实践又转而塑造了冻结冲突的动态。德涅斯特河左岸的商业社区并不是同质的,一些商人严重依赖欧洲市场并支持“深入全面的自由贸易区协定”(Deep and Comprehensive Free Trade Agreement,DCFTA),一些与俄罗斯有更多利益联系,还有另一些同时依赖俄欧两个市场。商业在德左的适应和定位方式对政治有着直接的影响。在德左,商业和政治是共生的,商人可登上政治舞台,政界人士也可进入商界。

正如我们所说,很难忽视德左对俄罗斯的依赖以及与之相关的利益。尽管存在地缘政治话语,德左仍然同时依赖俄罗斯和西方以维持生存。出于经济利益考虑,德左的商人在对莫斯科的安全与商品依赖与对欧洲出口市场的需求之间游走。他们的生存取决于这种双重代理人游戏,因此也取决于维持他们对德涅斯特河左岸国内外政治的控制。因此,商业控制着政治。通过国际经纪人的实践,商人促进了德左的多重不对称依赖。尽管存在紧张局势和冻结解决办法,但与欧洲的务实合作和蓬勃发展的贸易,加上对俄罗斯的持续依赖,造成了德涅斯特河左岸冲突的消退。

六、结论

观察德左与俄罗斯和欧洲相互竞争的一体化项目的双重结盟,大多数研究都对地缘政治博弈和外部行为者的作用感兴趣。本文强调从内向外看,主张采取一种互补的方法,通过外向型国内代理人的作用,将宏观层面与中观层面联系起来。

首先,从国内动态上看,本文阐明了为什么德左追求双重结盟,即为了生存和使分离主义合法化,“事实上的国家”寻求为民众提供公共物品,而提供公共物品则需要外部资源的支持。尽管德左严重依赖其保护国俄罗斯,但因其面临周期性的危机和外部限制,所以必须寻找补充性的收入来源。双重结盟是多重不对称依赖的结果,而多重不对称依赖则是在适应外部机会和约束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

其次,为了理解这种平衡行为是如何持续的,本文研究了当地的经济和政治利益以及动态。这些因素不仅体现在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商人和政客身上,而且越来越多地体现在与欧盟的关系上。在周围的地缘政治背景下,这些国内参与者有他们自己的利益,并发展了他们自己的跨国界联系。他们作为非正式的国际经纪人运作,通过动员其政治关系来支持双重结盟,同时利用其西方和东方商业关系巩固其在德左的权力。这些双重代理人构成了德左双重结盟战略的国内社会基础。

国际经纪人的角色有助于理解,为什么德涅斯特河左岸的冻结冲突似乎正在消退。他们同时向俄罗斯和欧盟寻求经济和政治利益,这导致情况并非像宏观国际关系解释所显示的那样冻结。当地的双重代理人以对俄罗斯和西方的不对称依赖为生,并维持着这种不断增长的动力。这反过来导致了越来越多的跨境合作,即使这种合作是非正式的。尽管从法律和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现状可能会持续下去,德左的冲突会被冻结。然而,本文的研究表明,事实上的国家内部进程是动态的,尽管解决冲突的希望渺茫,但被冻结的冲突正在发生变化,成为不断演变的地方利益集团和代理人,以及他们扎根于俄罗斯和欧洲网络以及实际上的跨境合作的副产品。

编译者简介

张琳,澳门新莆京登录官方网政治学理论专业2021级硕士研究生,本科就读于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研究方向为基层地方政府治理。

校对者简介

陈明霞,中共党员,澳门新莆京登录官方网2020级博士研究生。本科和硕士分别就读于兰州大学政治学与行政学、国际政治专业。硕士期间发表学术论文三篇,主持校级科研项目一项。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

为了解学术前沿,开阔学术视野,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澳门新莆京登录官方网以研究生“笃研”读书会为依托,组建“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团队”。团队主要负责编译俄罗斯、中亚、南亚和高加索等国别与区域研究相关的外文文献,包括学术期刊论文、书评、地区热点及重大事件的相关时评等。自组建以来,编译团队已推出100余期编译作品。现有编译人员30多名,主体为澳门新莆京登录官方网、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

“有恒·欧亚学术编译”实行组稿与自由投稿相结合的方式。欢迎校内外对欧亚问题感兴趣的本科生、研究生和青年学者投稿,投稿邮箱:yujb20@lzu.edu.cn。编译作品将在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澳门新莆京登录官方网网站、微信公众平台同步刊出,一经采用并发布,即奉上微薄稿酬,以致谢意。敬请各位同仁关注、批评与指正。

本文由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澳门新莆京登录官方网组织编译。所编译文章仅供专业学习之用,相关观点不代表发布平台,请注意甄别。

编译:张 琳

校对:陈明霞

审校:王术森